繡氣天使流行會館's Archiver

lilichen3729 發表於 2013-2-23 09:07

心似荒草生

每次想寫點兒什麼,都沒心情。
         已經厭倦了寫字,握著筆的手早不知如何運筆。偶爾在空間裏發洩一下小心情,偶爾任其流散……

          哭泣的時候,也不想說我有多傷心。眼淚早已代表不了什麼。

         曾經那麼多的傷心都可以成為過去,現在還有什麼可以摧毀我的意志?那年冬天,發生那麼多事的那個冬天,雪白地刺眼的那個冬天,覺得幸福地一踏糊塗的那個冬天,在和他分別的時候哭的昏天暗地的那個冬天……不也一樣成為過往了嗎?還有他們幸福地在我面前演繹幸福的時候,我還不是在他們離開後,回過身便淚流滿面嗎?我還不是決絕地向他們揮手告別,祝福他們永遠幸福嗎?我還不是一樣可以勇敢地忘記過去,開始新的生活嗎?沒有什麼不可以,真的沒有!他都結婚了,孩子都有了,當初的那些誓言再也不可能出現的時候,我還不是一樣可以接受?他們算什麼?不過是過客,過了就散了……

        誰知道以後還會遇到些什麼樣的人,誰知道以後還會出現什麼意外?一切不過是浮生一夢,終將塵歸塵,土歸土,沒什麼值得留戀!哭也好,笑也罷,一時心情的渲瀉而已。早就知道留不住什麼,所以也不再強求什麼……

         當初還以為,遇到了一個可以和我過一輩子的人,直到現在我還是這麼想。可是想歸想,他終究沒我想的那麼完美啊!追求的太完美,是對自己的一種折磨。可是沒有辦法,生活就是這樣,夢想就是這樣,永遠都期盼現實跟著自己想要的走。如果達不到,傷心啊,失望啊,在所難免。有什麼辦法?一早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東西不存在,替代品是不能代替永遠的。知道了,便沒有什麼好怨的,真的,不怨什麼……平靜坦然地接受,像接受一件自己不喜歡的衣服,像接受一本自己並不想看的書,像接受一種自己從不想過的生活。原來一切都是可以接受的。

         我從來不想說我有多麼失望,因為我想,我既然愛他,我就一定可以原諒。他說他對我好,再沒人比他對我更好,好像真的,沒有誰比他對我更好,我還再要求些什麼呢?沒有了……

         有寶寶了,真是個意外!一開始仿佛有點感覺,可是不確定。後來沒什麼感覺了,便以為是錯覺。可是突然一查,證實了我的想法,才開始愣神了。不知所措地大哭了一場……

         真的挺想留下這個小傢伙的,但是不行啊!我連一份正式的工作都沒有,我連自己的生活都負擔不起,我還怎麼養個小寶寶呢?我不想讓他一出生就跟著我受苦!他家裏原本是打算讓我們結婚的,可是,孩子終是無法留下來,別因他生病了,一直在吃藥,可能對孩子會有影響。決定告別寶寶,又出現許多問題。

         一開始是商量在哪里做手術。我想到W市去,畢竟是大城市,有專門的醫院,有好的醫療設備,技術肯定也不會太差,應該是比較安全的,也能讓人安心。可是他不贊成。他說就在X市這邊,找最好的醫院就是了。我再和他爭辨,他便不說話了。妥協的人是我。我隨他去X市婦女兒童醫院做檢查。在醫生面前,他站在那裏一言不發。醫生問我們有什麼事?我實在忍不住了,自己說出來,告訴醫生我是來做檢查的。檢查完了,回到家裏等待下星期去做手術。

         姐經常發資訊,說要注意這個那個的。說得我都怕了,覺得這個手術真不能馬虎。又開始想去W市做手術。沒事和一個朋友閒聊,她是曾經做過手術的,在W市,花了快三千塊錢。我這邊的醫生當時說讓我到時準備五百來塊錢就夠了。我問她是在W市做手術好,還是就在X市這邊好。她建議我去W市,安全第一。我把這邊價格一說,她更不放心了……沒再說什麼,我想晚上回去再和他商量一下去W市。因為我也怕……

         晚上躺在床上,心平氣和地跟他分析利弊。我耐著性子跟他講,說W市畢竟是省會,大醫院也多,醫療設備也先進,肯定比這邊要好……他總得來說就一句話:那也不一定啊!後來我再和他講,他便是一句:這只是個小手術,在哪里做都是一樣的!

        我說不出當時的心情。只是失望到一句話也不想說,只是哭……不在乎自己多麼難堪,多麼狼狽,只是眼淚止也止不住地流,不停地流……

        早上,在網上看到做手術前要先去醫院檢查看看有沒有患什麼不利於做這種手術的病。我想起上次醫生沒說過要做這種檢查,只是讓我下個星期直接去做手術。然後和他說了,還是覺得這邊醫生做的不到位。然後有點責怪他上次去什麼都不知道問一下醫生,搞得現在什麼都不知道。而他只是雙手捧著臉不說話……

        我還能怎樣?真想一走了之,自己去解決這個問題!算了,還是算了,想歸想,妥協吧!

        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這樣,真的不知道,可以軟弱到拿自己的生命和未來去打賭!期待沒事吧,如果到時有什麼問題,我會頭也不回地離開他的,真的。不會讓他負任何責任,但是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他對不起我的事,我全都記著!

        只是可憐了我的寶寶。不僅沒人愛沒人疼,甚至連看一眼這個世界的機會都沒有……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手術臺上走下來的。我只記得,我是疼著睡過去的,也是疼著醒過來的。醒來之後,似乎一直在哭,究竟哭了多久我也記不清了。那種心情,那種疼痛,真的無法言說。但是我不怪他,我只是恨自己,恨自己太傻……

       一年之後,我們因為家庭的原因分手了,我所有的夢都碎了,再也拼湊不出原來的模樣。

       也常常會想起以前的事情,美好的,疼痛的。只是心情不再大起大落,也不再歇斯底里,我開始安靜地一個人生活。在日落的黃昏,在漆黑的夜裏,在微熏的清晨,在炎熱的正午……我會習慣性地擁抱自己,尋找一絲暖意。

       人這一生,總會錯那麼一次。女人這一生,也總會痛那麼一次。只有錯過了,痛過了,才能夠明白,該如何好好地愛自己!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